芳香幽遠釀蜜甜

芳香幽遠釀蜜甜

客廳裏放了一束薰衣草,是去年夏天從薰衣草地裏採摘帶回來的,插在瓶中,置於客廳,芳香滿室。一年過去,香氣猶存。

前10月我國實際使用外資同比增長6.4% 延續穩中向好

然而,何止是在我這一室,在6月的伊犁,哪裏聞不到這種芳香呢?

浦東三十而立:金融七大業態聚力,共促開發開放

曾見過一張航拍夏日伊犁河谷的照片,紫綠相間,伊犁河穿城而過。紫的就是薰衣草,綠的是草原,是樹木,是更多的植被。整個6月,伊犁河谷就被薰衣草的芳香浸潤着,薰衣草的紫色連綿,香氣如水波,往四周擴散。

研究顯示《黑暗之魂3》《糖豆人》是最具壓力的遊戲

可有誰知道,如此芳香的源頭呢?話還得從更早的1956年說起。當時在一些地方試種薰衣草,都未能成功。1964年,試種薰衣草被放到了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又將試種薰衣草放在了位於伊犁河谷的農四師。任務最後落到年僅二十歲的農業技術員徐春棠身上。一年前,上海知識青年徐春棠從上海輕工業學校畢業來新疆支援邊疆建設,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清水河農場剛剛落下了腳。

寧夏公路管理中心原主任徐光金被逮捕,被指貪得無厭

試種薰衣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中甘苦我們已經難以盡知,但諸多種植細節還是被徐春棠記錄下來,如今都保存在檔案館裏。和薰衣草一樣,徐春棠也在伊犁河谷紮下了根,一待就是一生。幾十年後,伊犁因廣闊的薰衣草種植面積而被稱爲“中國薰衣草之鄉”。徐春棠的銅像雕塑,就佇立在伊帕爾汗薰衣草園中,一年年守望着園中的薰衣草花開花落。

如今,伊犁河谷的伊寧市、伊寧縣、霍城縣、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都大面積種植着薰衣草。而市區的路邊、公園裏,也都植有小面積的薰衣草以作觀賞。

電動也原汁原味 iX3的寶馬味依舊十足

薰衣草的花期並不長,盛開時就得收割以提煉精油。每年去看薰衣草,都得事先早早計劃好。今年第一次去看薰衣草,是陪着浙江的同學去採訪。她千里迢迢從浙江趕到伊犁,是爲了採訪伊犁河谷的養蜂人,那時正是薰衣草的盛開季,養蜂人都在薰衣草地頭待着呢。養蜂人逐花而居,就是逐芳香而居。

我們在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的薰衣草園裏和養蜂人周小通相遇了。當時,他正在薰衣草地頭坐着,薰衣草地是別人的,他只是養蜂採蜜。不遠處是他臨時的家,妻子正在帳篷裏做飯。

20CM 打板族的噩夢:稍有不慎就得“關燈吃大面”

十八歲時,周小通從浙江溫州來新疆投靠養蜂的叔叔,從此跟着叔叔學養蜂。二十歲那年的夏天,周小通一路走到了博樂山裏採山花蜜,正是在博樂,他遇到了自己的愛人。

如今,三十多年過去了,周小通夫婦依舊在養蜂,只是地方從博樂挪到了伊犁河谷。他們成了三個孩子的父母,以養蜂的收入供養出了三個大學生。聊天時,周小通的羞澀掩飾不了內心的驕傲,生活和他釀的蜂蜜一樣甜。

在薰衣草地頭,我聽他們隨意聊着,不遠處有蜜蜂的嗡嗡聲伴隨。周小通爲能在遙遠的新疆見到浙江老鄉而高興,我的同學爲她此行偶遇家鄉的養蜂人而激動。黃土地上長着薰衣草,薰衣草上有蜜蜂飛繞。微風吹過,紫色的波浪隨風起伏,薰衣草的芳香越飄越遠……

四隻科創50ETF成交額合計近33億 華夏科創50ETF成交量漲幅均居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