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減駐非武官 美在非洲打何算盤


削減駐非武官 美在非洲打何算盤

近期,美國五角大樓陸續召回駐加納、赤道幾內亞等部分非洲國家武官,並計劃讓駐其他國家低職級軍官接任。上述舉措表明,非洲在美國對外戰略中的地位有所下降,美將把更多資源集中於其他優先事項。五角大樓此舉遭到美國內部分官員的反對。他們認爲,這種做法目光短淺,可能損害美與重要盟國的關係,並妨礙反恐合作。


朗新科技張明平:賦能智慧社區 耕耘數字城市

作爲軍事交往的重要途徑,武官在美國與其他國家軍事關係中發揮着重要作用。截至目前,美國在絕大多數非洲國家都設有武官處或安全合作辦公室,處理經濟援助、武器出售、軍事訓練、聯合軍演、反恐合作等事宜,推動美國在非洲的軍事佈局。

非洲一直是美國實施反恐行動的重要區域。“9·11”事件後,美國打着反恐旗號,不斷拓展與非洲國家的軍事合作,先後通過小布什政府的“睡蓮計劃”、奧巴馬政府的“輕腳印”戰略等,陸續將軍事資源部署至非洲,並於2008年成立非洲司令部。目前,美國在非洲的軍事存在規模大,手段靈活多樣,擁有60餘個軍事基地,遍佈非洲34個國家。這些基地平時有少量美軍駐紮,按照美軍的說法,他們主要負責維護基地並提供後勤補給。

需要指出的是,由於美國長期奉行全球霸權主義,在全球多地保持大量軍事存在,並挑起衝突甚至戰爭,導致極端武裝勢力橫行,美軍也常常成爲遭受襲擊的對象。美軍調查報告顯示,目前非洲境內恐怖組織實力總體上已超過駐非洲美軍和地區國家的反恐能力,使美軍深陷反恐“泥潭”,越來越感到力不從心。在此情況下,美軍試圖撤回一批駐非美軍,將非洲反恐戰略由“打擊”轉爲“遏制”。


我國提前完成全年城鎮新增就業目標任務

此外,近年來,美國重回“大國競爭”道路,明確表示集中有限資源開展“大國競爭”,不僅極少闡述對非政策,甚至視非洲爲徒增負擔的“包袱”。特朗普上任後不久,便將奧巴馬時期的駐非特使全部撤回,長期未提名負責對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並任由美駐多個非洲國家的大使職位空缺。

此前,美國務卿蓬佩奧訪問非洲期間提及削減對非軍事援助,將對非軍事合作聚焦在一些對資源要求不太高的項目,例如訓練培訓、聯合演習、情報支援、舉辦各種會議等。這些都表明美國在非軍事態勢和軍事運作方式發生了重大變化。隨着美國將戰略重心向亞太地區轉移,加之受國內政爭、敘利亞化武、伊朗核問題困擾,美國似乎已無暇顧及非洲。

從長遠發展看,雖然非洲的戰略地位有所下降,但美國絕不會輕易放棄這一地區。由於具有獨特的地緣政治價值,非洲一直被美國視爲戰略資源來源地和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依託。另外,考慮到非洲已成爲美俄等國展開競爭的重要場所,未來美仍將想方設法保持在該地區的軍事存在。(方曉志 作者爲國防科技大學國際關係學院世界軍事研究中心副主任)

世衛大會續會聚焦疫情應對和防範

北愛賽丁俊暉與奧沙利文同區 特魯姆普衝擊三連冠

RCEP成功簽署 美國和西方一些精英再次看錯了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