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f0e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兩百二十四章 我不是騎劫!推薦-r6057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草原有属于自己的一种伟力,尤其是不曾被破坏的原野,踩在一片柔软之上,望向远方,只有清澈的蓝,以及望不到头的翠绿,蓝色与绿色不知在什么地方交织,让人不由得感慨自然的伟力,又沉迷在这样的景色之中,若是累了,只管随意的坐下来,风轻轻的吹过,野草哗啦啦的为你奏曲,白色的绵羊就藏身在周围,作为点缀。
有牧民骑着骏马,骏马伫立着,仿佛也在欣赏这塞外的风景画,牧民更是谨慎,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牧民所要注意的就很多了,他们要防狼,防贼,最重要的…他们还要提防塞外的敌人。在远处,有几条狗正来回的踱步,经过了上万年的驯化,这些狼群的后代成为了对付狼最好的手段。
当然,失去了野性的他们并不是狼的对手,他们也不怎么敢去跟狼群撕咬搏斗,他们所能起到的作用是示警,因为有着出色的嗅觉,一旦意识到野草之中匍匐着的危险,他们就会提醒牧民,大声的叫起来,恐吓着敌人。狼是这片土地上优秀的猎手,他们团结,谨慎,又有着凶残的本性,很多牧民都是将这种野兽作为自己的图腾。
可是,牧民们最厌恶的也是它ꓹ 因为一旦它冲进羊群,它就不会善罢甘休ꓹ 若是有一头熊冲进羊群,它或许会咬上一只羊,慢悠悠的离去ꓹ 可是狼,它不会这样ꓹ 它会将全部的羊都给咬死,然后带走其中一只ꓹ 就好像它不是为了进食ꓹ 而是因为仇恨羊这种生物,故而他们所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
这些都是居住在云中,雁门郡里的牧民。
他们已经很久不曾在这里放牧,雁门的牧民还好一些,他们的郡尉司马尚,是可以保护他们,每次有敌人来袭ꓹ 司马尚都会冲上去与敌人血战,保护这些麾下的牧民ꓹ 可是云中就不同了ꓹ 在云中ꓹ 郡尉李牧却是出了名的懦弱ꓹ 最初的他也曾与胡人厮杀,可是后来他受了伤ꓹ 可能是因为受伤的缘故ꓹ 他被胡人吓破了胆ꓹ 大家是这么说的。
李牧不许牧民在塞外放牧,对于胡人也是坚守不出ꓹ 胡人没有办法,只能去雁门郡跟司马尚厮杀去了,云中的牧民也不怪罪李牧,毕竟胡人每次杀来,所造成的损失比狼还要大,狼只是吃羊,可胡人是要杀人的,他们会杀死青壮,带走妇孺。虽说塞外的牧场更加的丰盛,可是性命显然是更重要的。
可是这些时日里,李牧将军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忽然命令所有的牧民都去塞外放牧,甚至还要他们将自己的牛羊都带出来,牧民们心里很是困惑,可是这些时日李牧整天带着他们的孩子操练,给与的赏赐也足够多,他们也没有违抗命令。在这几天里,丝艾外的牧民漫山遍野,牲畜更是多不胜数。
忽然,那些趴在草地上懒洋洋的犬抬起了上身,他们仿佛听到了什么,只是呆愣的看着前方,忽然间,它们狂吠了起来,朝着北方狂吠了起来,牧民们瞪大了双眼,是狼?不对,这里有这么多的牧民,这么多的犬,狼怎么敢靠近呢?那是…牧民们忽然大叫了起来,策马狂奔,开始驱赶自己的牛羊朝着云中郡的方向赶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的响亮的马蹄声,胡人骑着马,手持弓箭,怪叫着,密密麻麻的,人数越来越多,正从四面八方朝着这里杀来,牧民都惊呆了,也不敢再留意自己的牲畜,只能骑乘骏马狂奔离去。牛羊也是惶恐的跟随着主人,浩浩荡荡的,就在这个时候,迎面冲来了一支骑兵队。
無心棄妃桃花多
史前入侵 天堂羽
这些骑兵都是云中的骑卒,他们看起来都有些紧张,打着李牧将军的旗帜,只有三千多人,当他们看到了远处越来越近的胡人骑兵之后,顿时就冲了上去,胡人穿着毛皮所制成的衣裳,看着从远处冲来的敌人,没有半点的惶恐,直接拿起了手中的弓箭,甚至都没有瞄准,箭矢便飞了出去。
这些云中的骑卒们当然也是拿起了弓箭,只是,双手离开了缰绳,就有人从马背上摔了下去,生死不明,更多的人还是能够完成骑射的,双方的箭雨分别都笼罩了对方,一时间,箭矢入肉,一个又一个人从马背上摔落,胡人并没有列阵,甚至也看不出将领是谁,他们只是随意的分散开来,减少箭雨所造成的伤害。
双方即将碰在一起的时候,胡人即刻拉住骏马,绕开了这些人,再次拉弓,箭矢从各种方向落入赵卒之中,不断的有人掉落,赵卒也是英勇的反击,只是比起胡人,他们的骑射还是不够看的,赵国进行了“骑射”改革,可是这面对天生长在马背上的胡人,还是有些不够看,可他们已经是可以反击了,若是让齐国,魏国来参战,他们连敌人的衣袖都碰不到…
胡人并不与他们接触,只是怪叫着,在他们周围来回的奔驰,不断的射击,耍的赵国骑卒团团转,终于,赵国骑卒开始撤退了,胡人紧紧咬在他们的身后,赵人留下了半数以上的尸体,慌忙的逃了回去,看着漫山遍野的牲畜,看着那些溃败的逃兵,胡人大笑了起来。
胡人得到了最新的消息,赵国内有个人成亲,最能打的司马尚已经去了邯郸,这里只有一个不敢打仗的懦夫李牧,得知这个消息,一直都在云中没有什么收获的胡人,顿时就来了兴致,单于率领了足足十四万士卒,想要一举攻下云中,雁门等地区,将这里洗劫一空,而这些胡人骑兵,不过是先锋而已。
輪回武典 狼影劍
胡人的大军漫山遍野,因为没有阵型,显得杂乱,却又让人找不到破绽,因为他们是分散的,什么火攻,水淹,包围,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他们并不聚集在一起,也没有驻军大营,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最优秀的斥候…来去如风,这就是为什么赵国在面对塞外这些胡人的时候,只能被动的选择防守的缘故了。
若是人数少了一些,还有办法消灭,可是面对十几万人,或许也只有秦国有实力可以将他们一举消灭。
当单于看到了这漫山遍野的牲畜的时候,他嘴巴都笑歪了,对左右说道:“赵国的李牧送给我这样的贺礼,我也就不能再推辞了,赶紧收下吧,这些年里,李牧将军只守不出,我没有机会去拜访他,如今他的骑兵全部溃败,我们应该去云中拜访一下,感谢他送的礼物!”
于是乎,大军并没有拿着牲畜返回,而是朝着云中发动了进攻,这一路上,赵人屡战屡败,几乎到了望风而溃的地步,甚至都没有对胡人造成任何的伤害,胡人大军一路拿下了边关的烽火台,又将这些他们所痛恨的烽火台所烧毁,砸掉,这让他们更加的欣喜,赵国为了对付他们,造了很多的防御措施,使得他们一直都没有什么斩获。
当他们来到了云中的最后一道屏障的时候,终于是在城墙下遇到了顽强的抵抗,死伤了不少,单于就下令骑士们轮次的进攻,就是飞速赶到城墙下,朝着城墙内射箭,然后返回,不断的来回,来消灭城墙内的防守力量,就这样,单于带着十几万人猛攻了六天之后,终于,逼得李牧放弃了城墙,逃了回去。
星雲海 流晶瞳
单于无比的开心,他已经有六年不曾攻进云中了,没有想到,赵国居然会让李牧这样的人来守卫这里,单于大举南下,十几万胡人兴冲冲的攻进了云中,他们眼里满是财富,什么也不顾的朝着腹部地带赶去。就在胡人的先锋靠近了云中治所的时候,他们再次遇到了敌人,遮天蔽日的赵国大军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们所有可以前进的道路上。
箭矢如雨,在战鼓声中,这些士卒不断的朝着他们靠近,这些人都是云中的牧民,是这些年里李牧所操练出来的,他们守着所有可以杀进腹地的道路上,结成了阵型,胡人的进攻就像是海浪一样,不断的袭击着,而他们就如磐石,一次次的击退了胡人,他们的数量足足有五万多人,都是最为勇猛的,最善射箭的牧民。
当单于也赶到了这里的时候,愤怒的单于带着自己的主力展开了进攻。
而在这个时候,胡人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两侧都出现了敌人,两侧的敌人数量都是在五万左右,他们从三面不断的逼近,不理会胡人的箭,也不理会这些人的叫嚣,只是不断的在战鼓声里逼近,射箭,杀死敌人,胡人直接被压缩在了一个狭小的圈子里,他们都不知道,这些赵人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英勇,如此善射。
当胡人开始自相踩踏,骏马都无法冲锋的时候,单于终于意识到了不对,急忙下令撤退。
而在胡人的身后,出现了赵国的战车部队,足足有一千三百多辆,当这些战车在步卒的协同下,从大后方展开冲锋的时候,胡人崩了,全线崩溃,在云中之内,他们丧失了机动力,甚至被赵人团团包围,也失去了逃命的路线,到最后,胡人只能露出自己凶残的一面,开始与赵人血战,拼的就是血性。
双方的骑士们拉开了弓箭,长矛互刺,与过去不同的是,赵国士卒并没有害怕,也没有撤退,他们怀着必死的决心作战,不只是因为李牧的赏赐,更是因为,这里就是他们的家,若是他们后退,他们的家人就要成为敌人的奴隶,他们血战不退,从三个方面,在没有马匹的情况下,与一群骑兵们血战。
網遊之屠龍牧
看到这些发狠的牧民,胡人终于还是没有能打败他们,甚至都没有办法突围,这些人所列成的阵型很是密集,往日里胡人一直都看不起赵国士卒所弄得什么阵型,今天,他们总算是看到了。单于很是着急,只能带着主力在周围来回的厮杀,号召大家杀掉这些拦路的敌人,去劫掠更多的财富。
李牧骑在马背上,冷冷的看着这杂乱的战场,在他的身后,则是有着超过一万三千人的骑兵,李牧一声令下,这支生力军加入战场,杀进了胡人之中,李牧直直的朝着单于杀了过去,单于早在看到这支精锐一路横扫,朝着自己杀来的时候,就掉转马头,急忙逃离了,胡人只能是从各处突围。
首席逼婚:狼性老公吻上癮 午夜鶯
他们想要返回塞外,他们已经后悔自己来到这里了,只是,进来的容易,出去却比较困难,四面八方都是赵国的士卒,李牧又亲自带队来回的冲杀,胡人四散而逃,失去了所有的指挥,只是想着能找到缺口。
这次的战争,足足持续了十几天,持续的如此久,是因为胡人跑得快,需要进行追杀。整个云中的青壮都被李牧调动了起来,形成了十五万人的精锐部队,强势的面对胡人的十几万骑卒。这些被李牧操练了好几年的精锐与同样数量的胡人作战,借助地形优势,将胡人杀的溃不成军。
当单于带着自己的护卫鬼哭狼嚎的逃离了云中的时候,李牧的大军已经消灭了他所带来的十万胡人大军。胡人在云中之内全军覆灭,没有剩下一个活口,李牧并没有就此作罢,他带着那一万多人的牧民组成的骑兵队伍,直接杀进了塞外,灭掉了襜褴,收服了林胡,击溃了东胡,赵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
整个云中,雁门的牧民都听闻了这件事,他们不敢相信,那样强大的胡人,居然被那位懦弱的李牧将军给击败了?
混血妖也有春天 陌上淺安然
李牧骑着骏马,看着士卒们笑着,驱赶着胡人的牛羊,将这些牛羊赶向了云中郡,李牧决定用这些战利品来犒劳大军,还有那些遭受了损失的牧民们,李牧就那样看着大军,脸色冷静而又沉着,没有了往日的浮躁,甚至都没有半点的欣喜,这位年轻狂妄的骑劫,终于成为了李牧。
赵国最后一位守护者,李牧。
李牧握着缰绳,忽然朝着云中的方向狂奔而去,风吹打着他的脸,身后的骑士们纷纷跟随在他得身后,形成了一道草原上的洪流。马蹄声响彻天地,而所有的牧民都望着那个冲锋在最前头的男人,眼里满是敬爱。
夢幻之北宋 青木雙翼
“兄长,希望您会喜欢这份礼物,牧在云中,恭贺您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