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pvi精华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第一百四十五章 總覺得哪裏不對展示-oka94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吱呀!
吱呀————
两人并排走在木质地板上,左右两边是和式风格明显的木门,灯光映照,朦胧白纸后,隐有人影跪坐在地。
呼吸心跳一个没有,不知是纸人雕塑,还是炼制成型的行尸。
气氛诡异,压人心魄。
伴随脚下吱呀声响,这些人影在灯光下忽明忽暗,仿佛随时都会破门而出。
“风叔,我突然想到一个鬼故事,穿红衣服的那种,你想不想听?”
“……”
风叔没说话,颇为责怪瞪了廖文杰一眼,缓解气氛是很好,但不会说话就少说两句。
两人屏气凝神,有惊无险来到走廊尽头,一左一右两条去路,一看便知,这是要他俩分头行头。
傻瓜才会上当!
魚:揭秘封塵了80年的軍方檔案 一只魚的傳說
廖文杰和风叔对视一眼,同时点点头,默契选择了一个方向。
“左边。”
“右边。”
“……”x2
第一次配合,难免会出现这种情况,廖文杰尊重前辈的意见,朝右边走去。
就在这时,头顶天花板突然传来簌簌异响,廖文杰抬头一看,密密麻麻的黑色长发从缝隙中生长而出,诡异朝他们二人伸了过来。
“雕虫小技。”
风叔冷哼一声,指尖轻点阴阳宝玉,朝黑色长发探出一道火光。
霎时,火焰升腾而起,以燎原之势,将走廊里所有黑发焚烧殆尽。
还没结束,天花板缝隙中,新生的黑发挤开灰烬残余ꓹ 再次生长而下。
“我来试试。”
山上有個賊 菩提
廖文杰拦住动不动就放火的风叔,踏步前冲ꓹ 一跃踩上墙壁,手掌死死握住一团长发,身躯下坠时猛地一拉。
哗啦啦。
天花板塌陷大半ꓹ 尘土飞扬之间,一个黑色影子被廖文杰从天花板上拽了下来。
是个女人ꓹ 一袭黑色忍者服,面部包的严严实实ꓹ 只露出一双眼睛。
满头黑发长得惊人ꓹ 且如同活物一般,在疯狂生长的同时,黑压压向廖文杰和风叔铺了过去。
火光再现,风叔一把火烧了女忍者满头长发,在女忍者拔刀的瞬间,抬手压住刀柄,而后膝顶撞击女忍面门ꓹ 直接将其踹飞至墙角。
女忍者翻滚两圈,贴身靠着墙壁ꓹ 机关按下ꓹ 跟随旋转的墙壁一同消失不见。
说时迟那时快ꓹ 风叔一个健步冲出ꓹ 在旋转墙壁合上的最后一秒,猫着腰钻了进去。
“不……要啊。”
廖文杰无语放下手ꓹ 这个风叔太莽了ꓹ 一点也不像成熟稳重的九叔。
他敲了敲墙壁ꓹ 发现机关已经损坏,铁砂掌连续三次重击ꓹ 皆是纹丝不动。
进是进不去了。
廖文杰调头看了看,左右两条通道皆是前途无亮,细细琢磨了一下迷路防走丢的守则,决定站在原地等风叔回来找他。
想法很好,但这家主人不同意。
三十秒后,入门的那条走廊,响起齐刷刷的开门声。一个个面色苍白,却涂抹艳丽妆容的女子,踩着恨天高一般的木屐,左摇右晃走了出来。
她们衣着华丽,戴着垂帘头花,有几个还撑着鲜红纸伞,看造型,这二十几号都是花魁级别。
廖文杰叹息一声,先为这些人默哀三秒,而后朝右侧走廊尽头走去。
二十几个行尸步履难行,不难看出,家主在前方盛宴相迎,不想客人耽误时间,才用这种方法赶人。
“变态!”
廖文杰快步来到走廊尽头,抬脚踹开推拉木门。
视线内,房间四四方方,墙壁洁白如雪,唯有一口黑色棺木,笔直镶嵌在正对面的空旷墙壁上。
“有点像闯关类游戏,推开棺木,打倒里面的精英怪,然后进入下一个房间……”廖文杰嘀嘀咕咕,提前念出家主精心准备的剧本。
正寻思着,如果自己站着不动,棺材盖会不会突然弹开,砰一声,棺材盖就弹开了。
夜店天王 惋紅曲
冷风嗖嗖灌入房间,气温一瞬低了十度。
棺材中,身穿忍者服饰的女尸缓缓睁开眼睛,眼眸眼白皆是一片漆黑,泛着诡异光芒。猩红双唇好似饱饮鲜血,和她惨白的肤色对比,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令人不禁联想到了‘妖’这个字。
女尸摇摇晃晃走出棺材,十根手指寒光闪烁,每一根都被抽去了骨头,植入手术刀并重新缝合。
廖文杰看得一阵牙酸,令他没想到的是,女尸突然咧起嘴角,笑容嗜血狰狞。
“不是行尸……”
“不对,没有心跳,体温还这么低,不可能是活人……”
没有时间给廖文杰多想,女尸屈膝俯冲,以远超常人的速度暴起。十根剃刀利爪撕裂风声,一个眨眼的功夫,便直冲到他身前。
下一秒,开膛破肚。
女尸处处透露诡异,廖文杰不敢用铁布衫硬抗,脚尖点地,身躯平移两米开外。
女尸冲势迅猛,杀出门外五米堪堪停下,机械一般转身,再次冲刺杀入屋中。
嘭!
墙壁微微凹陷,女尸口中发出尖锐狞笑,双脚践踏墙壁,冲势更快三分。
廖文杰不断横移,闪避,女尸则像是腿上装了弹簧一样,每每践踏墙壁,对准他便是一个冲刺飞扑。
周边墙壁上,利爪切割的痕迹越来越多,气流被利爪撕开的哧哧声也愈发密集。
数次闪避女尸的攻击,廖文杰渐渐把握了对方的攻击节奏,爆发力极强,但攻击直来直去,提前预判闪躲不是难事。
令他惊疑不定的是,女尸的爆发力过于夸张,完全不像一具尸体,硬要说的话……
國民的嶽父
更像是被鬼附身的人,透支身体潜力,兑换出惊人的速度和力量。
但显然,这种说法不成立,女尸确实是一具尸体,而且阴阳眼也没看到里面藏有灵魂。
“怪了,一具尸体居然能笑得这么渗人,难道是新品种的僵尸?”
廖文杰侧身闪避,霓虹那边的炼尸术太过邪门,和四目所述的完全是两个系统。
驕妻養成:冷總裁的迷糊蛋
嘭!
狞笑声中,女尸双脚在墙上用力一踏,身躯横冲,朝一动不动的廖文杰扑了过去。
虽然全程miss,一次有效杀伤都没有,但女尸似乎非常享受猎杀者的身份,神情较之一开始更为狰狞。
刚开始,还能在她脸上看出人样,此刻,嘴角撕裂而耳畔,完全扭曲成了一个怪物。
廖文杰双目微眯,弓步踏前摆开挥拳的架势,待女尸落地二次加速,他猛地以脚为轴心,侧身闪避的同时,铁砂掌在女尸胸口轻轻一拍。
两个身影错开,女尸依旧狞笑冲刺,廖文杰则死死钉在原地,右臂举起做挥拳状,手中紧握几根红线。
红丝飘扬,在女尸冲锋到最后一步时绷紧,女尸的脖颈、双肩、双腿位置,绷直的红线快刀般切开衣服血肉。
嗤啦!哧哧哧————
红线缓缓落地,女尸保持冲势向前,身躯凌空散架,人头皮球一样落地翻滚,直到撞到墙壁停下。
“总觉得哪里不对,究竟是哪呢?”
廖文杰嘀嘀咕咕,抬脚踹开棺材地板,朝下一个房间走去。
地面上,女尸血液干涸,从切口处流淌出黑红色稠液,以胸腔脖颈处流量最多。
这些粘稠液体如同寄生物,在地面缓缓流淌,链接女尸断裂的四肢和脑袋,一点点拖回躯干。
“咯咯咯咯———”
女尸眼眸重新点亮诡异黑光,撕裂脸皮的大嘴上下阖动,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古怪笑声。
“我想起来了!”
廖文杰弯着腰从棺材里走出:“原来是没有补刀,我说怎么哪里不对来着。”
“……”
笑声戛然而止。
“小别致,你不东西啊!看似没脑子,却又懂得思考,究竟是怎么炼出来的?”
廖文杰抬脚踢开死人头:“算了,我赶时间,改天再和你联系。”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黄符,抖燃后扔在女尸躯干上。
火光霎时冲天,阴气浓重的女尸眨眼间烧成灰烬。
刚走没两步的廖文杰杀了个回马枪,取出金钱剑在灰烬里拨了拨,发现一个无比眼熟的玩意。
黑石。
和上次在电梯坑里捡到的黑石一般大小,只不过,这颗更加阴冷。
“邪术!”
他取出黄符,蹲下身,将黑石紧紧包住。
砰一声炸响,四边天花板落下,四名持刀女忍者从天而降,落地的同时,将刀尖刺向廖文杰后颈、后心以及后腰三处要害。
叮!x4
四声金铁交鸣的脆响,女忍冷漠的眼眸中闪过惊色,想都不想,抽身朝四个方向逃窜。
“嘿嘿嘿,来都来了,就别走了。”
廖文杰双手张开,掌心紧握红线,猛地朝身前一拽。
四名女忍冲势停顿,倒飞着摔落在地上。
“小姐姐们,王百万和林大岳是谁干掉的?”
“……”x4
全员沉默,四名女忍拄刀站起,以合围之势,将刀尖对准廖文杰。
她们受过专业训练,除非任务途中,否则不会和陌生人说一句话。
靓仔也不行。
没有下一步动作,在对峙之中,她们每个人身上,十余根红线顺着腿部缠上腰肢,最后勒紧脖颈,使得四人原地僵直逐渐陷入窒息。
两分钟后,廖文杰踏步走入棺材暗门,背后,四个昏迷的女忍者或是吊手,或是挂腿,被天花板上悬挂而下的红绳吊在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