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算法”給文化生活帶來正能量


讓“算法”給文化生活帶來正能量

隨手刷刷短視頻,“投其所好”的推送紛至沓來;無意間點開一個新聞鏈接,相關的資訊接踵而至……藉助算法推薦,信息的傳播效率和精準度大幅提升,每個人都能擁有一份專屬的“個人日報”。信息獲取已經從“大海撈針”進入“私人定製”時代。

毋庸置疑,算法推薦憑藉對用戶瀏覽數據的精準分析,滿足了個性化的閱讀需求,也降低了人們獲取信息的成本。但不可否認,這種推薦方式在“越用越懂你”的同時,也將一些人推向了固步自封的“舒適圈”。比如,一些算法以興趣爲導向,推薦用戶喜歡看的、願意讀的,卻屏蔽掉了其他信息。人們看似瀏覽了很多內容,實際只是在不斷重複中強化固有的喜好和對事物的看法。一旦沉浸其中,探索世界多樣性的動力和慾望難免降低,最終加劇了“信息繭房”效應,將自己的生活桎梏在“繭房”中。

每個人對信息都有各自需求,這是人之常情;通過技術手段滿足人們對某類信息的偏好,同樣無可厚非。但一些不負責任的算法設計,已經不是單純地“量身定製”,而是刻意地逢迎和取悅用戶偏好,將泥沙俱下的網絡信息一股腦、無休止地推薦出來,甚至縱容虛假信息、低俗內容肆意傳播,導致受衆尤其是一些鑑別力、自控力不強的青少年越來越“偏”。

凡此種種,表面看是以算法推薦爲核心的技術問題,但根源在技術設計、相關平臺業務導向出了問題。一些互聯網平臺認爲,流量越多,收益預期越高,也更容易獲得資本的青睞和支持。然而,當唯流量馬首是瞻、算法主導一切時,信息平臺也就異化爲純粹的利益平臺。行業內有句話:“把用戶當成豬,別管喂什麼,養肥就行。”可見,在一些企業經營者眼中,算法的價值取向也要給流量讓路,這就走偏了。

規範用好算法推薦技術,打破“信息繭房”的桎梏,不僅需要一些企業“校正”價值取向,更離不開相關各方的共同發力。比如,能否讓消費者更方便自由地“關閉算法”?針對算法推薦存在的漏洞和盲區,監管部門如何進行更加精細的管理?爲促使企業肩負起公共價值觀導向的責任,如何將價值評價作爲關鍵指標納入產品設計中……總之,只有在內容的生產、分發、監管等環節同時下功夫,我們纔有望駛離“信息孤島”,擁抱更爲廣闊、理性的天地。

人類學家尼克·西弗曾指出,算法是文化生活的一部分,不能僅從數學邏輯的角度去理解。這意味着,算法在實踐中不應片面追求效率,還必須兼顧公共價值觀、社會道德等價值內容。而這部分內容產生的社會影響,並不是數字可以直接計算出的。

放下父母的面子 保護孩子的“裏子”

全球新冠死亡病例超130萬 歐亞部分國家疫情持續惡化

20款奔馳GLS450現車 國六第一批


通訊:中醫受聯黎部隊維和官兵追捧


奧地利將升級全國“封鎖”措施遏制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