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klsb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239 心讀書-ee6kb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就在荣陶陶跃下的那一刻,他左手一抬,悬崖边缘,一只雪手破雪而出,迅速伸展,向两人的方向抓来。
半空中,荣陶陶一把捞住了雪手,一手拽着高凌薇的手掌,两人不断下坠,最终稳稳落地,雪鬼手也破碎开来。
“嘶……”
“吼!!!”霎时间,峡谷之底再次传来了一阵阵的咆哮声音。
荣陶陶与高凌薇当即蹲下身,双手在雪地里连连拍打。
一根又一根冰之柱,从那密集的雪尸潮中窜了出来,接二连三,顶飞了一头又一头雪尸。
随着尸潮与两人不断接近,高凌薇和荣陶陶当机立断,迅速向后奔跑开来。
在速度层面两人是占优的。
因为雪尸并没有雪踏魂技,它们只能趟着雪前行,那足以没过小腿的厚厚积雪,给这群雪尸带来了一些麻烦。
荣陶陶和高凌薇两人却是踩在雪面之上,甚至连半个脚印都没有。
一时间,两人一边冲散着阵型,一边向后退去。
扬书魅影 苛澈
女孩,我好佩服妳!
“雪陷!”荣陶陶突然开口喊道。
“好!”高凌薇在施展冰之柱的同时,也在脚下设置了陷阱。
他们的目的,就是冲散尸潮大阵,而雪陷魂技,足以困住一些雪尸,让它们与大部队脱离开来。
悬崖之上,李烈和夏方然不得不随着学员后退的步伐,步步跟进。
让李烈和夏方然没有想到的是,荣陶陶与高凌薇竟然如此有耐心,两人边打边退,在这厚厚的积雪峡谷之中,足足退出了500米开外!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并没有让两人心情急躁、急于证明自己,反而让两人愈发的谨慎了。
猎杀1894 陌路慢行
足足后退了五百余米,高凌薇猛地站起身来,看着前方那被冰之柱冲散、被雪陷禁锢落后的雪尸群,她的眼神无比凌厉,沉声道:“杀?”
“跳!高跳!”
荣陶陶话音刚落,身影已然窜了出去!
“呯!”
面对着前方的十数头雪尸,荣陶陶一脚踏下,踏星裂!
“嘶……”
“呃……”一阵阵的哀嚎声响起,数头雪尸被掀翻开来。
“滚!”荣陶陶的耳边,传来了高凌薇那冰冷的声音。
高跳落地的她,一杆长戟从荣陶陶肩膀上刺出,一戟刺进了前方堆叠的雪尸,甚至贯穿着两头雪尸的头颅,恶狠狠的向身侧一甩!
“噗”的一声怪异声响,两头雪尸砸着一头雪尸,在厚厚的积雪中滚作一团。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悬崖之上的李烈忍不住心潮澎湃:“好!唔……”
身侧,夏方然一手捂住了李烈的嘴:“别叫!别夸!”
李烈:“……”
却是见那峡谷之中,双人双戟,一路势如破竹,面对着稀疏的雪尸阵营,两人前行的脚步从未停下。
荣陶陶连顺带抹、以四两拨千斤之势,荡开身前的雪尸,任其与身侧的雪尸滚作一团,栽进积雪之中。
高凌薇攻势迅猛,一身杀气弥漫,执长戟贯穿了雪尸的小腹,挑起了对手,恶狠狠向身侧砸去。
两人背靠着背,各自管理半面区域,一路势如破竹!
只见荣陶陶猛地一挑方天画戟,借着左前方雪尸的力道,粘着对方的手臂,直接将它抹向了身侧的雪地。
而荣陶陶也在挑戟的一瞬间,借着连带动作,召唤出了一只雪鬼手!
雪鬼手破土而出,一把捞住了前方雪尸的脚踝,惯性之下,前扑的雪尸面朝大地,直接扑倒在地。
逃出母宇宙 王晋康
“唰!”高凌薇随手一挥,蝴蝶双刀旋转而出,瞬间抹了一头雪尸的脖子。
高凌薇脚下雪爆球汇聚,她猛地一记鞭腿扫向身后,那后方扑来的雪尸,顿时被轰飞了出去。
“呲!叮!呲!叮!”
兵刃入肉的声音,与兵刃接触在锐利指甲上的声音不绝于耳。
悬崖之上,李烈目光炽热,谷底的两位学员已然冲杀过了半程!
尤其是那荣陶陶,简直勇若天神!
他杀的绝对没有高凌薇多,但是趟开的道路,却是远比高凌薇更加宽阔!
从始至终,就没有一戟是冲着单独目标去的!
荣陶陶的任何一个动作,都在打开前行的道路,而任何一次进攻,他击退、阻拦的也绝不只是一个对手!
带偏两个雪尸是常态,甚至连着戟尖、带着旋转的戟杆,一次性能荡开足足三头雪尸!
这尼玛…这……
行程过半,高凌薇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身侧的荣陶陶,无疑成为了最可靠的人。
如此凶险的战场,两人在不断的磨合,默契程度愈发的惊人,满满的细节,看得李烈心花怒放。
荣陶陶的防守覆盖面本就很广,而高凌薇的尖兵角色更是不负众望。
两人完全按照之前的分工理念,各司其职,一个“打江山”,一个“守江山”,共同突围、相互照顾。
一时间,
戟与刀四处乱飞,冰柱与雪爆横冲直撞。
“嘶…吼!!!”一道愤怒的、暴躁的嘶吼声响彻谷底,直冲天际!
荣陶陶顺眼望去,却是看到了一头断臂雪尸!?
右脸颊,四块尸斑!
又是你!老朋友了!
“吼!!”
“吼!!!”出乎荣陶陶的意料,这一道嘶吼声,引来了整个尸潮的怒吼?
下一刻,无数滚作一团,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雪尸,纷纷抓起了身侧的同伴,恶狠狠的向荣陶陶与高凌薇的方向扔去。
荣陶陶:!!!
这…这是……
高凌薇豁然色变,她脚踝处汇聚的雪爆球,原本是想踢飞身后扑来的雪尸,但是看到着漫天飞来的“雪尸雨”……
高凌薇当机立断,猛地转身,一手抱住了荣陶陶,一手蝴蝶双刀向前挥去,脚下雪爆轰然炸裂!
“呯!”
两人直直的冲了出去,蝴蝶双刀开路之下,瞬间削断了一头雪尸的头颅。
雪爆的冲击力之下,荣陶陶执戟前刺,贯穿着已然毙命的雪尸,与高凌薇前冲了足足5、6米,然而……
这样的位移距离,却根本没有脱离“雪尸雨”覆盖的范围。
大批量被扔来的雪尸,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硬生生的将荣陶陶与高凌薇掩埋住,甚至那雪尸群都垒起了一座小山?
这一次,是真的尸堆了……
呼……
雪地毯再次被掀起,尸堆顿时被掀翻开来。
但是这一次,夏方然并没有捞到人。
漫天的雪尸与层层霜雪之中,一只雪手直冲天际,抓着高凌薇的脚踝,拎着她冲上了悬崖。
高凌薇银牙紧咬,恶狠狠的甩开了咬着自己手臂的雪尸,霎时间,一片鲜血弥漫开来。
月下鬼吹燈5:骷髏遺畫 糖衣古典
高凌薇左手臂上,竟然被雪尸那血盆大口咬掉了一大块血肉!
“大薇……”
高凌薇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她的面色阴沉,任由雪手将她送上了悬崖,也任由手臂上的血液汩汩流淌:“失败了。”
又失败了!
————
如果毫无希望,还则罢了!
但她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已经快要冲出尸潮,却是被那可恶的断臂雪尸一声嘶吼,将她和他的所有努力都抹杀了!
落在悬崖上的高凌薇,胸膛剧烈的起伏着,显然是在极力强忍着心中翻涌的情绪。
她没有任性的发泄,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但是她的内心,显然是在激烈的交战中。
李烈落在了高凌薇的身侧,看着不言不语的两人,他迈步上前,一手白芒覆盖,按在了高凌薇那血肉淋漓的伤口之上。
悬崖之上,一片寂静。
千金之囚
“呵……”良久,高凌薇长长的舒了口气,终于镇定了下来。
荣陶陶开口道:“现在看来,想要突围,必须在这过程中,将对方的领头羊杀死。
只有对方群龙无首,一盘散沙,我们才有突围的可能。”
闻言,李烈与夏方然悄悄的对视了一眼。
三次失败,三次生死。
第一次,两人找到了可能存在的破局之法。
第二次,两人调整了战术,耐下性子,打好了万全的基础。
而第三次,两人终于抓住了重点,找到了问题的关联。
每一次失败,两人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着。
間諜寶寶:媽咪快跑
失败给两人带来的,不仅仅是对问题的深入分析、对局势的把控、对战术的调整,更是对两人心性的一次次磨炼。
荣陶陶接连受挫,却依旧在努力思考,并未心灰意冷。
高凌薇暴怒不已,却最终压下了心头的怒火,恢复了冷静状态。
三次,仅仅三次。
授课二十余载的夏方然,心中清楚,下一次,这俩个小家伙,恐怕就要突围成功了。
“为什么不耍耍脾气?”夏方然看着高凌薇,突然开口道。
“嗯?”
夏方然耸了耸肩膀:“跺脚、咒骂,哪怕是踹树也是极好的。”
高凌薇冷冷的扫了夏方然一眼,低头看向了下方的尸潮。
“吼!!!”
深谷之中,断臂雪尸同样在死死盯着高凌薇,放声怒吼。
“行吧。”夏方然撇了撇嘴,“你这眼神,我就当你是在耍脾气了。”
一旁,荣陶陶迈步走来,轻轻的拾住了高凌薇的手掌。
却是不想,高凌薇反手握住了荣陶陶的手掌,攥得很紧,捏的荣陶陶生疼。
看得出来,她心中的情绪,远没有脸上表现出的这般平静。
后宫凶猛:臣妾是卧底
荣陶陶轻声道:“如果我想,我可以直接召唤雪手,让它拎着我们从尸潮头顶飞过,直接从西边飞到东边,但这样做毫无意义,不是么?”
高凌薇:“嗯。”
骷髅之至强领主 漂流的独狼
荣陶陶握了握那冰凉的玉手,轻声道:“这是我们历练的意义,也是来此地接受顶级考核的目的。
天赋、心态和努力,让我们成为了赢家,但我们总有输的时候。
你是高中关外王,但却是全国季军,你输过。未来,我们可能会输更多,就比如此时此刻。
受伤、受挫、恼怒、不甘…以及失败,接二连三的失败,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它们终究会成为我们成功的原因。”
高凌薇:“我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
闻言,荣陶陶咧嘴笑了笑。
一旁,夏方然听着荣陶陶的话语,心中极为诧异!
毕竟这样的特殊课程,本就是给荣陶陶准备的,夏方然认为荣陶陶一路顺风顺水、春风得意,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
荣陶陶不是一直在赢的,恰恰相反,在那居民楼的天台之上,足足两年的时光,数百个日日夜夜,他被打败了一次又一次,被师父蹂躏的体无完肤。
无论是在武艺层面对身体的折磨,还是在语言层面对内心的敲打,他都被打击了一次又一次。
荣陶陶能走到今天,绝对不仅仅是靠天赋、靠技艺,他各方各面的基础,远比其他人打得更加牢靠。
楚楚动人 天蓝蓝
网络上有一句评论,其实说的很正确,魂将家庭给找的教师,和普通家庭找的启蒙教师,水平能一样么?
此时,接连失败的荣陶陶,很感激当年那段艰辛苦痛的岁月。
同样,荣陶陶知晓,如果他将目光放远,二十年后,当他再回首这次顶级考核,他也一定会感激这段经历。
甚至…也许都要不了二十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