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yut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起點-014 狼嚎分享-poxgm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走吧,听到德沃夏克孩子就该回家了。”和马打趣道,“不然可怕的妖狐就要来吃人心肝。”
玉藻看了他一眼,忽然举起一边手五指张开,做出要挠人的样子,“嗷”的叫了声。
掌上嬌妻,二婚寵入骨 雪珊瑚
“快跑,妖狐来啦。”和马说着作势往前跑了几步。
但这肯定不能真跑,玉藻崴着脚呢。她要没崴脚,倒是可以来一场充满青春荷尔蒙气息的向着夕阳的奔跑。
玉藻跟了上来,光看她走路的样子,根本不像是脚扭了。
“不疼吗?”和马问。
“疼,但是这点疼痛没事的。”玉藻笑道。
和马盯着她看了几秒,确信自己再提把她背回旅馆的建议,一定会被拒绝,这才转身:“我们回去吧。”
“嗯。”
**
回到旅馆前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美加子趴在二楼的栏杆上,一边舔冰棍一边看夕阳,身上穿着旅馆的浴衣。
“和马!”她看到和马就开始挥手,“这里的冰棍和牛奶都很不错耶!”
日本人有洗完澡出来喝牛奶的风俗,看来美加子已经泡过澡了。
“澡堂感觉如何?”和马问。
“女汤那边相当不错,很大很宽敞,男汤和混浴就不知道了。”美加子说着把冰棍三口吃掉,然后把剩下的棒子含嘴里,空出两手翻过栏杆,荡到了一楼地面。
和马盯着她身上随着剧烈运动抖动不止的赘肉,说:“你该减肥了。”
“你看着哪里说这话啊!哪里减掉了的话我会哭哦。”美加子说着拍了下和马的肩膀。
和马抓住她的手,凑近闻了闻:“嗯,沐浴液的味道,你洗过澡了啊,那今晚在混浴开泳装派对你就不用来了。”
“咦?为啥不让我去?我可以再洗一次啊!”
玉藻:“洗那么多次,对皮肤不好呢。尤其是温泉水这种蕴含矿物质比较多的水,泡久了皮肤会变得皱巴巴的。”
“真的吗?我不信!”美加子说,“我待会再泡一次看看。”
这时候和马正好看见蒲岛女士带着一个旅馆的侍女从旅馆大堂后方的过道经过,于是喊道:“女将!今晚我想包下混浴浴池,钱骚尼音乐那边会报销。”
“没问题。”蒲岛女士对和马比了个OK的手势。
美加子回头看了看蒲岛女士,对和马说:“既然是包下了混浴,泳装就不需要了吧,直接泡多好?”
这个瞬间和马脑海里浮现出了一般恋爱喜剧第八话一定会有的福利场面。
好、好像可以有?
——————
玉藻:“美加子,坦诚相见固然好,但是不觉得省略了太多步骤吗?”
“诶~其实是鸡蛋子你新买了泳装想秀给和马看吧!我懂的!我今天已经秀过了!”
和马回想了一下,刚刚透过汗湿的裙子管中窥豹的玉藻的泳装,貌似确实和去年去海边时的款式不一样。
玉藻:“美加子居然说对了一次,真难得。”
“你啥意思啊,好过分!”美加子撅起嘴,但马上又笑起来,“好,我去告诉保奈美,让她准备好泳装。晴琉琉就不用说了,反正和马也不会想看她的泳装。”
和马:“其实我还挺想看的。”
场面瞬间冷了下来,美加子跟玉藻都盯着他。
美加子:“和马你……难不成你也想看甘中学姐的泳装?”
“不,那个就算了。”和马维持住了作为人的底线。
玉藻笑道:“吓我,我还以为该报警了。”
“鸡蛋子你有没有意识到你刚刚的发言对甘中学姐伤害更大?”美加子说,“幸亏她不在场。”
和马突发奇想逗美加子玩:“美加子,看后面。”
美加子毫无防备的扭头:“啥?”
后面当然是没人的,但美加子没有马上嚷嚷起来,而是把目光转向下方,看向地面。
“和马你耍我!”她这才回头对和马嚷嚷起来。
“你刚刚的举动也对甘中学姐超级失礼吧!”
“我咋了?”
甘中美羽学姐忽然出现在大堂后方走道上,手里拿着冰棒。
和马笑道:“没啥没啥。”
“哼,你们不说我也能猜到啦,反正就是说我个子矮,小学生体形,我早都习惯啦。”
甘中学姐说完伸出舌头舔起冰棒。
和马打趣道:“学姐,你那小舌头要舔到社么时候才能舔完一根啊。”
“我也没办法呀,用嗦的一下子就冷得脑壳痛,我吃冰棒都只能舔,所以好多都化掉滴在地上了。”
“不可惜吗?”
“没啥可惜的,毕竟便宜。”小不点富婆无所谓的说。
美加子把一直含在嘴里的冰棒棍子拿出来:“学姐你可以舔快一点啊,像这样,呸喽呸喽呸喽呸喽呸喽。”
玉藻:“噗。”
和马跟美加子一起扭头看玉藻。
玉藻维持着大和抚子式的端庄,好像还有点疑惑两人为什么突然看过来。
劍靈奇緣
“我脸上有什么吗?”她问。
和马:“没啥。我知道你是大和抚子,你受过专业的训练,无论多好笑你都不会笑。”
无良宠妃:赖上傲娇王爷
美加子则再次表演了一下刚刚的“超光速舔冰棍”:“呸喽呸喽呸……”
可玉藻这次表现出了极高的专业素养,端庄素雅。
废后难宠 宁心锁
美加子:“切,没劲。”
而甘中美羽则盯着手里的冰棍,似乎在做心理建设,准备实践美加子给她支的招。
“不用理会那个猴子也行啦。”晴琉拿着冰棒从贩卖机那边走过来。
“晴琉琉你也只用舔的吗?”美加子问。
“当然不是。”晴琉张开嘴,露出一口洁白但不是很整齐的牙齿,咔嚓一下咬掉了三分之一到冰棒,让冰棒中间的木头芯都露了一点点出来。
“哦,晴琉琉的吃法好摇滚!不愧是用嘴巴弹吉他的摇滚少女!”美加子仿佛化身搞笑综艺主持人,用夸张的口气和表情说道。
晴琉叹气:“不是每个玩摇滚的都会用嘴巴弹吉他或者在舞台上把琴砸烂啦,摇滚也分流派的呀。”
美加子:“那晴琉琉你是什么流派?”
晴琉:“神道无念流。”
慶余年之神廟起源
“没问你剑道流派啊!你给我差不多一点!”美加子像漫才一样吐槽道。
火爆禁區
晴琉无视了他,看着和马:“你们还打算在旅馆外站多久?不热吗?”
和马这才迈步进了旅馆的大门。
晴琉继续问:“神社那边如何?买到跌打膏药了吗?”
和马去神社,是想调查一下这边的民俗信仰,看看这个玉藻不认识的御社神是怎么回事。但这个目的只有他跟玉藻知道,其他人只当他们是去买膏药顺便了解祭典的情况来着。
“发现了一些有趣……”和马顿了顿,总觉得把死了人的事情称作有趣的事情不太好,便改口道,“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
“哦?”晴琉眯起眼睛,明显感兴趣的样子。
甘中美羽学姐比她还兴奋:“是有人在召唤外神降临吗?”
和马这才想起来,甘中美羽是新怪谈研究会的会长来着,虽然被玉藻架空了实权。
“没有啦……”
和马刚要说话,就被美加子打断:“是杀人事件!侦探到这种偏僻村庄的旅馆下榻,一定会有杀人事件!”
“也不是杀人。不过去年……”
和马把去年明治大学幻想生物研究会遭遇的事情说了一遍。
美加子:“是杀人事件!”
“你闭嘴啦。”和马弹了下她的额头,然后问其他人,“花山君呢?他也是明治大学的,我想问问他有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一般死了人的事情,学校里都会有一些传闻。
哪怕只是道听途说的传闻,也有可能会帮助探寻者发现真相。
晴琉:“花山君好像拉肚子了,现在应该在厕所里。贩卖机里有一种附近镇子上的小工厂产的超辣饮料,别点。”
和马挑了挑眉毛:“超辣饮料?”
“对啊,花山君说着‘哇辣味的饮料从来没听说过一定要尝试一下’就买了一罐,然后就进了厕所。”
和马咋舌,心想难道这个饮料用了华莱士烧鸡同款喷射配方?
美加子:“我可以理解花山君的想法!”
晴琉:“怎么你也想来一罐?我可以赞助买饮料的钱哦。”
“还是算了,今晚还要在混浴池开泳装派对呢,我可不想在池里……呒呒!”
和马动手捂住美加子的嘴巴:“你住口!那景象太恶心了,大家还要在这里住三周呢,不要搞得之后大家都不想下温泉啊!”
“泳装派对?”晴琉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和马,“哼,男人。”
和马:“你可以不来啊。反正你这么摇滚,不合群大家也能理解。”
晴琉一口又咬掉一截冰棒,咔哧咔哧的嚼着,仿佛没听到和马的话。
玉藻忽然问:“保奈美和千代子呢,她们在做什么?”
“小千在电话间给阿茂打电话。”晴琉说,“保奈美不知道,一直在房间里。”
“她在做教授布置的课题,”美加子说,“庆应义塾真惨,暑假还有作业的。话说鸡蛋子你是不是还漏了一个人?”
和马:“谁?”
玉藻:“啊,日南啊,她在干什么?”
话音刚落日南里菜就揉着睡眼从二楼下来——这旅馆三个楼梯,其中一个就在大堂。
“睡得好饱,可以吃晚饭了吗?”她问完才发现所有人都看着她,“嗯?我……我怎么了?”
美加子:“你醒了?你这一觉睡得真久,快收拾一下吧我们马上要回东京了。”
和马轻轻一记手刀打美加子头上:“她要真的昏睡三周我们不可能这么淡定吧!”
“也是哦。那我重来一遍,里菜菜菜!你终于醒了,可担心死我了!”
没人理会美加子的尬演
无尽转职
玉藻笑着对日南里菜说:“应该马上就可以吃饭了,晚上在混浴池开泳装派对,日南你有带泳装来吗?”
“带了带了!”日南里菜仿佛一下子清醒过来,看着和马露出得意的笑容,“我这次买了超大胆的款式哦!”
和马心想行,待会我就看看有多大胆。
不是他吹,他桐生和马可是见多识广,多大胆的泳装都见过——只不过是在生或死沙滩排球这游戏里。
**
一个半小时后,和马确认了,日南里菜的泳装果然很大胆。
他直接坐进池水里,完全不敢起身,因为一起身那场面可就太尴尬了。
日南里菜挨个打量其他人的泳装,然后握紧了拳头,摆出一副“赢了”的表情。
要不是她脸已经红透了,围观的人铁定以为她是那种身经百战的肉食系女生。
玉藻笑道:“不愧是前平面模特,这么大胆的泳装都可以驾驭呢。”
“那、那当然。”
“你以前经常穿成这样给人拍照吧?”玉藻又问。
盛世娇宠
“没有没有!没有这么大胆的泳装!”
桃运医神 忘言
“诶,原来有穿过不是那么大胆的泳装被人拍啊。”
“什么啊你这个说法!就是普通的比基尼啦!”
玉藻正调戏日南的时候,保奈美进了浴池,坐到和马身边。
她一身浅黄色的比基尼,系带上打着很漂亮的蝴蝶结。
魔法工业帝国
和马:“这种系带比基尼不会游泳游到一半系带开了吗?”
“不会啦,系带上的蝴蝶结只是装饰,缝死的。”保奈美笑道,“确实有那种系带上的绳结是真货的款式,但那种穿着就不是游泳用的啦。”
“你这么清楚的?”
“这些新娘修行都会讲哦,如何提升在夫妻生活中的情趣,这可是新娘修行很重要的一环。”
“是吗?”和马挠挠头。
这和他印象中的大小姐接受的新娘修行不太一样啊,难道那些不是教教插花啥的就完了吗?大小姐应该那方面的知识完全为零才符合设定不是吗?
不过他转念一想,就算在漫画里,也有藤原千花这种啥都懂的大小姐,于是决定不纠结这个了。
在和马对面,晴琉坐在池边,一边用脚拍着池水,一边拨弄怀抱的吉他——她跟同样下榻在旅馆的骚尼音乐的人借了不怎么怕水的木吉他。
当然木吉他好像弦受潮了也不行,但换个弦就好了。
千代子这时候也穿着泳装从晴琉那边下了浴池,她看到和马盯着自己,便泼了一捧水过来:“别看啊,我是你妹妹啊!”
“确认一下妹妹有没有好好发育也是哥哥的职责嘛。”
千代子对和马做了个鬼脸,然后让水没过肩膀,于是曼妙的青春曲线完全看不见了。
这时保奈美在和马耳边小声问:“跟花山君问过幻想生物研究会的事情了吗?”
虽然和马刚从神社回来的时候保奈美不在场,但吃饭的时候她抢了和马身边的位置,所以和马一边吃一边跟她说了前因后果。
和马叹了口气:“我去问了,但是当时花山君好像很忙,就没打搅他。”
这是委婉的说法,其实和马去问的时候花山君还在厕所里。
本来和马打算隔着门问一遍结果才说了一句话,里面就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光听着就太恶心了,他就只好先放弃。
保奈美沉思了几秒,又问:“你的想法呢?总该有个初步的推测吧?”
“神主的反应有些奇怪,尤其是我在问起他在哪里看的寅次郎的故事的时候,那个停顿有点……玉藻说那就是一般人遇到预料外的问题时的正常停顿。”
“嗯……我没看到现场,不好说你们谁对。唉,我也跟着去好了。我只是想着三下五除二把课题搞定,之后就都能玩了。”
和马安抚保奈美道:“没事,我们在这呆三周呢,有的是一起行动的机会。”
保奈美笑了:“你这说法,仿佛认定了这三周一定会出点什么事。
“但是,也许一年前那真的是个事故,神主只是儿子去东京之后一个人独居太久了有点神经质。
“而那些老婆婆说的妖狐也只是乡野间常见的吓唬小孩让他们晚上早点回家的故事。”
和马扭头看了眼保奈美,有那么一瞬间有点想告诉她,未来中国会有一档叫《走进科学》的故事,专注于把民间的怪异传说解释成她刚刚说的这种样子。
保奈美也看着和马,一副在等他开口的样子。
但和马不能把未来的事情说出来,只能临时找话:“那个……你的锁骨里居然能盛水耶。”
保奈美的体脂率应该非常低,明明那么好的身材,锁骨那里却依然有很明显的凹陷,居然能有“积水”。
和马:“我有点想用你的锁骨来盛酒喝!”
保奈美笑出声:“那什么鬼!听着好像是茹毛饮血的蛮人说的话。”
“什么什么?蛮人在哪里?”美加子咋咋呼呼的跑进了池子,在和马另一边坐下,“保奈美,你知道吗,今天和马先是背我,然后背了鸡蛋子。我跟你讲,趴在他背上的时候,会觉得这背好宽,肌肉好结实,好有安全感!”
和马:“要不我先起来,保奈美你先打她一顿,然后我再享受左拥右抱。”
美加子:“哼,说得你好像现在有在抱一样。和马你啊,嘴上风光无限牛逼得很,实际上……”
和马右手搂住美加子的肩膀,别说,她的肩头滑溜溜的手感还挺好。
接着他左手搂住保奈美。
俩妹子的身体直接靠到和马肋骨上,感觉……有点好!
和马正要飘呢,坐在对面的晴琉吐槽道:“现在的和马,看起来就像在俱乐部里为了夸耀财力一点两个陪酒女的那种中年大叔,就是头顶有像河童一样的秃顶那种。”
美加子哈哈大笑起来:“晴琉琉好懂!”
和马正要怼回去,就听见混浴池的围栏外面,有狼嚎一样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浴池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抬头看着围栏顶部。
混浴池是露天的,被两米高的围栏包围着,头顶的夜空月朗星稀。
“狼嚎?”晴琉嘀咕道,“这里……离东京不是三四小时车程而已吗?这就有狼了?”
和马刚要回答,更多的狼嚎仿佛在呼应头狼一般,从远山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