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7b71火熱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ptt-第736章 發郵件,問拉克展示-clgla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其他学生全部退到墙角,看着一个小女生逮着三个男生抽,看浦生彩香的目光就像在看疯子。
浦生彩香借着抽人的空隙,慢慢退到门口,用背堵了门。
看到没人敢上来,倒也没出她的意料,看来跟她之前认识的那些人一样。
欺负别人的人里,带头的就那么几个,剩下的就是随大流、望风而动的墙头草,根本不敢、也舍不得以受伤做代价来出头,看对手气势凶残,就不敢再动手。
只要一开始用气势压住,用上技巧和力道将出头的人快速放倒,有人开始退缩,就会将退群气氛传递给其他人,让其他人也不敢出头。
这跟基地那些好像不知疼痛的疯子是不一样的。
冠盖满京华完结
不然将近三十个人,怎么也能打倒她了。
夢魘無涯 竹君
“你……”浦生彩香用拖把敲了敲一个弯腰抱腿的男生,“去看看我书桌抽屉里有什么好东西。”
那个男生腿上、背上被狠狠打了几下,正疼着,被浦生彩香点名,一看同伴都伤的伤、怂的怂,迟疑了一下,走到浦生彩香书桌前。
“混蛋!”浦生彩香身前一个被打伤的男生突然暴起,然后就被拖把甩脸,再度打得跪地抱脸。
其他人看着都觉得牙疼,静静待在角落。
看浦生彩香书桌的男生也咽了咽唾沫,把书桌抽屉里的垃圾袋都翻了出来,放在桌面上,“浦、浦生同学,是垃圾……”
——————
“你才是垃圾!”浦生彩香听出不对劲,下意识地骂了一句,见对方一副被欺负、不敢吭声的样子,扫视站在墙角边的其他人,“谁做的?”
所有人沉默,不吭声。
浦生彩香知道,这些人有的是出于‘义气’,有的是事后怕被报复,抓着拖把走向上课时嗤出声的女生,“小泽尤娜同学,那就是你了。”
“为、为什么……”小泽尤娜心虚,她是想叫上人一起上去的,但看到三个比她强壮的男生都被打了,再加上之前被放倒的河田算是班上最能打的,她顿时没有一点尝试的心思。
不能承认!反正没人指控她,唯一敢指控她的河田都被打了,根本不可能站在对方那边!
“我觉得是你,”浦生彩香没有动手,凑近小泽尤娜耳边,压低声音问道,“小泽同学这么可爱,肯定很受大叔欢迎吧?”
非正常恋爱
她一到这个班,小泽尤娜就用有敌意的目光看她,她当然要多留意一下。
听小泽尤娜平时跟人聊天透漏的信息,家里应该是开拉面店的,一家小店,生意一般,家里根本不可能给小泽尤娜买那个炫耀过的新手机,她大概有了猜测,不过不敢肯定。
毕竟才接触两天,她只能靠曾经的一些经验去猜测。
小泽尤娜脸色微变,皱了皱眉,压低声音问道,“你怎么知道?就算你用这种事威胁我,也没有用,又不止是我一个……”
“当然不是,”浦生彩香轻声在小泽尤娜耳边道,“不止你一个,而且班上也有一些人知道的,对吧?不过,如果小泽尤娜可爱的脸受伤,变丑了,就没办法去跟大叔约会了。”
“你……”小泽尤娜不敢说自己不信。
“我只是希望能跟同学们好好相处,”浦生彩香直起身,回手用拖把把嗷嗷叫着扑过来的河田甩翻,又回头对小泽尤娜继续道,“以后听我的,有人欺负你的话,我帮你出头,很划算吧?”
小泽尤娜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有个疯子……不,有个能打的女孩子能帮自己出头,那也不错。
浦生彩香看向小泽尤娜的跟班,等那几个女生点头表态后,又回头看河田,“包括河田同学。”
河田算是被打服了,一棍子一棍子甩,又快又狠,这换谁也受不了,而且他突然觉得这个红发女孩挺酷的,“我、我知道了……”
浦生彩香知道男生好面子的小别扭,没逼河田说清楚,转身将拖把放回原位,“其他人也是一样,我还要上补习班,必须得离开了,晚上八点请大家吃饭,就在小泽家的面馆,愿意来的同学都可以来。”
受伤赔付?只要河田不告诉老师,那就不用。
而且她都挑肉多的地方下手,被打的人只是皮外伤,告诉了老师,很大可能只是让她负责医药费,不会闹大,还能剩下一部分,不如拿出去请客。
她是外来者,要是今晚不抓紧机会把关系拉近,说不定会有人觉得‘凭什么听她一个从熊本来的’,也会有人缓过来之后心怀怨恨,以后会很麻烦,持续结仇,想再拉关系就会很辛苦。
能在短短几年混进不良少年团体,又从不良团体混进暴走族,浦生彩香也有自己擅长的地方,至少在正常同龄人中,她都能了解不同的人的心理,发展出自己的关系来。
当天晚上,一群少年少女在面馆聚会。
小泽尤娜的父母是很和气也很好说话的一对夫妻,听说是小泽尤娜的同学,还提出要免单。
浦生彩香自然没有接受,照价付款,一顿花言巧语哄得夫妻俩放心地离开、让一群孩子热闹。
小泽尤娜见浦生彩香没跟她父母说什么,心里松了口气,她不怕浦生彩香跟同学说,却怕浦生彩香告诉她父母。
浦生彩香还给河田这群被她锤过的人一点钱,说了一通‘以后是自己人,是我让你们受伤,医疗费也该由我来出’的言论,让担心回家要钱买药被数落的少年也松了口气,把这群刺头心里的疙瘩也捋平了。
来的人很多,不乏以前被欺负的人,不过曾经欺负别人的河田和小泽尤娜都没说什么,其他人也就慢慢接纳其他人了。
都是一群年龄差不多的孩子,一旦聊起来总有话题可以聊,吐槽学校某个老师、吐槽学校某个制度、聊喜欢的明星、聊最近的一些新鲜事,气氛越来越火热,关系也在飞速拉近。
甚至聊得不尽兴,一群人吃饱喝足准备重新找个地方聊。
“浦生,你回家晚了会不会被责怪?”小泽尤娜问道,“你每天都要上补习班,家里应该管得很严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尤娜一定要帮忙好好解释哦。”小泽尤娜的母亲笑眯眯道。
小泽尤娜看向浦生彩香,“如果会被责骂,我可以跟你回去向你父母解释。”
浦生彩香想起空荡荡的住所,沉默了一下,“我问问……”
发邮件,问拉克。
【拉克,我跟同学聚会,能不能晚一点回去?还有,可不可以邀请同学去住处?】
【搞定了?不错,你自己决定。——Raki】
那就是可以的意思。
浦生彩香明白了,干脆叫上所有人去自己家里,又买了一些零食,全部坐在客厅看电视、聊天。
“好厉害!浦生同学是自己一个人住啊!”
“浦生同学家里很有钱吧?能给你一个人租住这么好的地方……”
“真让人羡慕!”
“还好吧。”浦生彩香笑了笑。
她也不清楚自己算不算有钱,就以她父亲这些年给她打的钱来说,那大概是吧,那些钱就够她比这些同龄人更富足,更别提房子是组织出面租的,她的学费、零花钱也由组织提供,拉克还给她转了账。
一群学生说到兴起,话题慢慢偏移。
甜心伊人 慕纤瞳
浦生彩香起身去冰箱里拿水果,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她以前做梦都想着自己住,就像这样的房屋,一个客厅,一个厨房,两个房间,再加上一个洗手间,腾一个房间做书房,一个房间自己睡,客厅里坐着她的朋友们,他们可以一起看电视一起放肆玩闹,不会有父母埋怨,换在以前,她知道有人可以一个人住,也会同样羡慕这种自由的吧。
只不过,昨天她搬进这里,放学后一个人去买日常用品,去买便当和水果,再一个人回家,面对空荡荡的屋子吃饭,又在夜晚一个人睡着看天花板。
她失眠到半夜。
很自由,她可以挑自己喜欢的东西买,无论是牙刷还是被罩、挂饰、海报,她可以买贵一点的、买曾经父母不允许买的,只是也很孤独、失落。
没人关心她买了什么,没人关心她有没有照顾好自己。
她很清楚,拉克不喜欢她,给她的关注也不多,但心底浓郁的感情和想起那个让人时的崇敬和悸动,让她没法潇洒放下。
“浦生,你喜欢小田切敏也啊!”河田看着墙上的海报,起身比划着弹吉他的动作,“我也最喜欢他了,可惜他开了公司,根本不会演出或者出新歌,不过也正因为这样,《王妃》才会那么珍贵吧!”
“是啊。”浦生彩香回头笑了笑,拿出手机。
这也是她继父曾经不允许买的,她继父说,小田切敏也是个罪犯,不值得崇拜,也不允许她喜欢,只是现在让她像河田那么跳来跳去,她好像做不到了。
突然变得跟其他人格格不入的感觉,让想给别人打个电话,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但拿着手机,又不知道该给什么人打。
母亲那里?她不知道母亲问起她时,她该怎么解释,她说不清楚她父亲的情况,更不能说组织的事。
而且随着她母亲有了那个还在腹中的孩子,她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被抛弃了。
综影视穿越司职员奋斗记 绯瑟
父亲那里?她打过一次,打不通就没有再打,拉克说,她父亲是组织的人,她不清楚她父亲会不会在做什么危险的事或者不能告诉她的事,她不敢随便联系。
以前的朋友?那些看着她带走却不敢吱声的人,哪怕理解那些人面对枪口的恐惧,但她也不想再联系那些人了。
还剩下拉克,那是个她不能随便联系的人,否则后果自负,她也知道拉克的邮件地址,根本没法打电话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