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ee8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魔臨 txt-第五百三十二章 皇宮內的畜生推薦-gtxt6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在浓烟滚滚之中,黑色的丹炉上方,出现了一双赤色的光亮,带着灵动,带着意识,似乎,正在打量着外围的一切。
薛三默默地后退了几步,他觉得自己这个人本就不显眼,现在嘛,最好更不显眼一些。
而红袍小太监则走到了丹炉前方,
只见其手臂一挥,刹那间,宫殿之内忽然刮起了风,浓烟散去之后,显露出的,是一尊貔貅虚影。
这头貔貅,通体呈黑色,宛若一团水墨自画像中活过来了一般,但其身上的威势,却丝毫做不得假,唯一不同于黑色的,是其那爽赤色的双眸,带着无上威严。
“是貔貅之灵离体了。”红袍小太监自言自语道。
“吼!”
随即,
貔貅发出了一声怒吼,丹炉开始剧烈的震颤。
“他想彻底脱离丹炉的束缚!”
红袍小太监当即上前,双手掐印,自其身侧,风行汇聚。
“镇!”
而后,
自那貔貅之灵的上方,出现了一道符印。
貔貅抬起头,看着上方的符印。
红袍小太监结印之后,双手猛地下压。
符印,轰然落下!
貔貅身体强行支撑着,哪怕符印触碰到它时,也依旧屹立不倒。
可以看出来,它似乎很想出来。
其实,
先前红袍小太监并非在自言自语,他说那些话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让平西侯爷的这两个手下帮忙。
正如阿铭第一眼就瞧出这个红袍小太监不一般,其实,红袍小太监瞧阿铭时,就感觉到这人身上的气血,很奇特。
炼气士,对这方面,其实更为敏感。
而那个侏儒,轻飘飘地居然就打开了丹炉机关,足以证明,这二人是有本事的。
但,
问题是,
无论是阿铭还是薛三,你要他们搞事情,这没问题,灭火这种事儿嘛,除非主上亲自发话,否则,他们可真没那种主观能动性。
眼下的他们,反而是那种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姿态,脸上,倒是挂着关切紧张之色,心里,其实巴不得那个貔貅之灵可以跑出来晃悠晃悠,好让自己瞧个大热闹。
阿铭还开口问道:
“这貔貅,为什么不能出来?”
在大家伙的既定思维里,自家主上的那头貔貅,可谓乖巧温顺得很,其他那三头貔貅,也是勤勤恳恳的坐骑。
子客直接喊道:
“你被镇压了一两百年,心里不会有怨气么?”
这个解释,很说得通。
哪怕是一个忠诚听话的貔貅,被关押在这里这么多年,脾性,必然也早就扭曲了,更何况,这位当年正是因为脾性凶残不服管教才被镇压的。
“吼!”
丹炉之上,貔貅再度发出怒吼,符印,随即破碎。
紧接着,
丹炉和貔貅身躯之间,仿佛什么东西终于被扯断了。
不,
刁妻萌娃好難訓
确切地说,
是有一只爪子,自丹炉之下忽然探出。
那只爪子,只剩下五分之一的位置还有些许皮肉存在,绝大部分区域,早就是白骨,散发着,古朴的气息。
薛三觉得,梁程不在这里,真是一种遗憾,那头僵尸,绝对是喜欢这种调调的。
子客的布置,因为那只爪子的出现,被打断了,第二道符并未能及时成型,使得丹炉之上的貔貅虚影彻底脱离了束缚,飞扑而下。
子客左手食指指甲刺破了右手掌心,鲜血流出的同时,于面前,画起了符咒。
“封,镇,禁!”
“嗡!”
然而,
脱离了丹炉的貔貅虚影却呈现出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矫健,且在刹那间,一分为三。
子客的封禁之术已经成型,却无法真的落实和打出去。
时机,稍纵即逝,三道貔貅虚影穿透了宫殿的大门,落于外边的场子上,即刻凝一。
“呜呜呜………”
仿佛亡灵的呼喊,四周,隐约间听到了无尽的哭声。
貔貅之灵扬起前蹄,
使劲跺着地面,
像是在发泄着某种不明的情绪。
不过,其并未造成什么飞沙走石的现象,广场上的青砖,也未被破坏丝毫,但这种气场的恐怖,确实可以清晰感知的。
………
“护驾!护驾!”
一排排甲士冲至养心殿门口,结阵。
盾牌于前,弓弩于后,两翼,更是持刀的护卫。
同时,
原本在养心殿内伺候着的魏忠河,亲自临前,在其身后,出现了八名红袍大太监。
得益于宫中太爷的存在,燕国皇宫内的宦官,基本都修习过炼气之术,层次有高低,天赋有优劣,但不可否认的是,炼气士层次越高,宦官的位置,也就越高。
姬成玦也走到了养心殿门口,在其身侧,站着平西侯郑凡。
一众重臣,也都出来观望。
此时,
皇宫的上方,已然乌云滚滚,不少人认出了,此等气象,颇有当年乾国藏夫子入燕京斩龙脉之感。
而那时,那头貔貅虚影,已然出现在了养心殿之外。
红袍小太监紧随其后,想要阻拦。
更远处,
阿铭和薛三慢悠悠地就差兜里揣瓜子儿了,但瞅见那边自家主上也在那儿站着,二人马上意识到,情况,似乎有点复杂了。
而这时,
魏公公纵身而起,
两袖之间,青色的匹练激射而出,像是两条皮鞭,对着那头貔貅虚影直接抽去。
炼气士,对付这些灵体,其实才是真正的术业有专攻。
然而,
貔貅这一次,却依旧选择了躲避,它的身形,在快速地腾挪,并非很夸张地那种翻滚,而是呈现出一种镜像般的挪移。
皇宫的修建,讲究个阵法风水格局,丹炉,为阵眼,貔貅被困其中百年,自身更是早就与皇宫之气象形成了某些呼应。
这里,其实是它的主场。
魏公公的几次出手,并未取得什么效果,心下大惊之下,他又不敢太过向前,生怕这尊貔貅忽然一个猛进,危及陛下。
这时,
——————
李良申持大剑出现,如今的他,负责京城防务,而京城防务之重,则在皇宫。
先前的晴天霹雳,足以让他这种级别的强者迅速捕捉感应到,这会儿出现,也理所当然。
然而,李良申刚准备出手,却被魏忠河喊住:
“去护驾!”
李良申有些不解,他虽然不是炼气士,但实力达到一定层次后,他的剑气,也足以将一些灵体搅碎。
“这不是普通的貔貅之灵,它身上承载着大燕国运香火!”
这尊貔貅,镇压丹炉百年,而那座丹炉,曾被宫中太爷借用以祭炼,当年藏夫子斩龙脉后,太爷于天虎山上收去道统气运反补国运,其实就是以这座丹炉,本质上,是以丹炉之下的这尊貔貅为媒介。
水儿小俏奴 蝶儿弄舞
炼气士,喜欢讲究这个。
李良申,其实是不大信这个的,但他现在的身份,很尴尬,戴罪之人,重新得到新君重用,更是被承诺日后有需时,会派往前线领兵;
在此时,甭管他自己多不信这些,却绝不能一意孤行地表现出来。
他不是郑凡,
郑凡敢来来回回去触摸新君的逆鳞,新君似乎还习惯了。
但别人要是敢这样的话,呵呵,真当姬家皇帝都是好脾气的主?
所以,
李良申直接后退到养心殿军阵之前,一把大剑,刺入青砖,站定。
“随杂家封禁逼它回去!”
魏公公下令,其身后一众红袍太监,一齐出手,以魏公公为核心,强行施法,想要封堵住这尊貔貅虚影的腾挪空间。
最保险的方式,就是将其给压回去,压回那座宫殿,压回那尊丹炉。
场面,一下子陷入到了胶着。
皇帝站在那儿,看得久了,心下,不由得有些厌烦。
只能说,
不愧是最肖父的皇帝,
他继承了当年燕皇在时的对这些炼气士方术的不信任和排斥。
当年藏夫子妄图以斩大燕龙脉相威胁,彼时燕皇大笑着催促他赶紧动手,随后,下旨命燕军南下攻乾!
而姬成玦自小没了妈,在自家老子的打压下,尝尽世间冷暖,这种人,其实真的很难去将什么希望放在虚无缥缈之处的,因为他们往往懂得一个道理,自己眼前的,不,是自己手中的,才是自己真正拥有的。
魏忠河那边,投鼠忌器,不敢下重手,磨来磨去的样子,让皇帝心里,极为腻歪。
他刚刚在和重臣们商讨国事,尤其是在右仆射说出让平西侯来当宰相时,皇帝虽然不会允许,但真心觉得这个提议,很有意思。
以后,说不定可以啊。
姓郑的当宰相,郑丞相,呵呵。
可偏偏,
因这莫名其妙之事,在这儿,耽搁了这么久。
如果只是忽然下雪了,大家端着暖烫好的酒水出来,说说琴棋书画再赏赏雪,倒也不算什么,可此时却只能这般站着看着瞧着;
在皇帝眼里,
和一群愚夫愚妇围着跳大神的在看没什么区别。
天子,
体会到的,是一种屈辱感。
“传朕旨意,命魏忠河,灭了这以下犯上的畜生!”
楚人将火凤之灵看作神灵,
燕人,则将貔貅,培育成了坐骑。
骨子里的有些东西,真的是有区别的。
甭管你是什么,敢在朕的面前造次,天子之怒,你就得承担!
“陛下,不可啊。”
“陛下,三思啊。”
身边,一群大臣马上开始劝谏。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们其实都听说过,皇宫内有一尊貔貅的传言,如今真的见到了,自然不舍得丢下这祥瑞。
不敬奉也就罢了,安能自我毁灭?
“平西侯。”
“臣在。”
“替朕传旨。”
“臣,遵旨。”
郑侯爷上前,顺手,拿过身边一名护卫的刀,走到军阵之外,走到李良申的身侧。
喊道:
“陛下有旨,命魏公公速速灭杀此獠,不得耽搁!”
魏忠河闻言,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不敢忤逆旨意,开口道:
“变阵,绞杀!”
先前的封堵,变为了绞杀。
然而,
就在这变阵之际,
貔貅身影再度分散,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刹那间,养心殿前方的广场上,一下子分化出了无数的貔貅虚影。
且于刹那间,怒吼着疯狂地扑向养心殿。
魏公公和一众红袍太监赶紧阻拦,这次,下手没留力,刹那间,泰半虚影直接被搅碎。
李良申大剑横起于身前,
剑气迸发,
漏网之鱼,也没一个能过他身前去。
郑侯爷也默默地长舒一口气,胸前的魔丸,也安静了下来。
我的如意老公 还君明珠
然而,
就在这时,
无比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貔貅虚影,像是就这般凭空出现一样,穿过了魏公公等人的拦截,绕过了李良申,再跳过了养心殿前的护卫军阵,
直接,
显现在了皇帝的面前。
猫惊尸 夏枯草来回飞
身边的大臣们,有的本能地被吓后退,有的,则本能地扑向貔貅虚影保护陛下。
而天子,
则保持着站立姿势,
没动。
“吼!”
貔貅的一声怒吼,
让附近不少大臣脑袋晕厥,痛苦无比,仿佛耳畔边,出现了刺耳的音浪。
周边的护卫,倒是有不少强行撑着这种痛苦准备护驾,包括李良申的身形,已经闪现了过来。
然而,
所有有能力出手的人,在此时,却都下意识地停住了。
因为这一道貔貅虚影,距离皇帝,已经很近很近了,甚至,其鼻尖,已经凑到了皇帝的身上。
虽然这只是一道虚影,无法造成实质性的破坏,但,它却能够将人的灵魂吞灭。
如果将这尊貔貅比作一名刺客,那么此时,刺客的刀,其实已经架在了皇帝的脖子上。
不是红衣小太监魏忠河以及李良申他们在保护上没作为,纯粹是因为,这里是皇宫,却又是这貔貅的主场。
魏忠河是从王府进的皇宫,而这尊貔貅,在皇宫,早就不知道住了多少年了。
所有人,都不敢动了。
貔貅的虚影,像是在仔细地嗅着皇帝身上的气味。
它那双赤红色的眸子,不时流露出思索和疑惑的光泽。
而皇帝,自始至终,就站在那儿,没后退,没畏惧。
姬老六可以和郑凡俩人时开玩笑,没什么架子,但在自己的臣子们面前,在这些护卫面前,他,就是皇帝。
他得保持着一位,天子的模样。
你,
很像他,
但,
你不是他。
貔貅的身形,开始变淡。
而后,
消散,
转瞬间,
夕照孤尘 蓝蓬
又出现在了数百丈开外。
没人在此时去顾得上它了,而是一窝蜂地将皇帝给彻底保护起来。
皇帝本人倒是不紧张,但身边的太监们,却真的是紧张得要死。
这时,
有人惊呼,
何往情深如壹
“它去了奉灵殿!”
当年,姬老六的皇爷爷在位时,崇尚方术,于这皇宫内,大开殿宇,修建佛道之寺观。
先皇登基后,对那些方士进行治罪打击,留下的道观佛寺,则休整之后充当各部衙门的办公之所,提升官员们的办公待遇。
奉灵殿,也被保存了下来,当初,停过皇爷爷的灵,现如今,先皇的灵柩,也停在那里。
啟黎 森林深水
大燕的祖制,是新君先登基再治国丧,且在治丧期间,发生了宰辅被“蛮族”刺杀,新君下诏向蛮族开战。
战事一启,国丧继续推延。
现如今,战事刚刚出了结果,理所应当,应该就择日子,让大行皇帝的灵柩得以入皇陵。
但现在,不是还没来得及么,所以,灵柩,还停在奉灵殿中。
貔貅虚影所去的方向,正是那儿。
皇帝推开身边的护卫,
道:
“不准让那畜生惊扰先皇安息。”
……
郑凡曾去过乾国皇宫,官家于冬日里住在暖房之中,可只着一道袍,袒胸而行,范家的老祖宗,也有一座暖房,四季如春。
同理,不同的格局不同的设计,既然可以求暖,自然,也能制冷。
奉灵殿,本就寒意比外头更重,同时,还有冰块加持。
另外,大行皇帝的灵柩里头,还有冷玉相随,不会出现尸体腐烂的情况。
奉灵殿的门口,
有不少护卫,称为守灵卫。
他们看见了貔貅虚影的出现,马上上前准备阻拦。
但在下一刻,貔貅的虚影又消散了。
随即,
貔貅的虚影,出现在了奉灵殿内,其身前,就是大行皇帝的灵柩。
找到了,
原来,
你在这里。
近两百年,它沉睡于皇宫之底。
它见证过许多位皇帝,在这座皇宫内被山呼万岁;
却唯独,
只有这一位,能够和它形成呼应。
你,
我,
都被困在这座皇宫之中,承受着无边的痛苦;
你,
能感知到我的存在,能看见我,能呼应到我。
你,
活得很辛苦,
我,
也一样。
曾经,
它曾对这位两百年来,它唯一看得上且敬重的皇帝说过,
将手伸出来,
我,
可以让你寿命延长。
楚国的那位摄政王,其实就是用的这种法子,所以自信于自己,可以活得久,可以将打碎掉的瓶瓶罐罐,收拾好,重新再来。
但燕皇,选择离开了这座宫殿,去了后园。
每天,服用着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痛苦的丹药,压榨着自身的潜力以求多支撑些日子,等,等两位王爷,入京。
他在服用丹药,却对丹炉内的真正的神祇,不屑一顾。
最后一次,
就是在前不久,
燕皇回宫了。
貔貅再度向他发出了呼唤,
我,
可以给予你,更久的寿命,你需要它,你渴望它,你在恨,恨自己,天不假年!
百年来,
我冷眼看待多少代皇帝的生和死,
这是我第一次,
真正地,
正眼瞧上一位皇帝。
你配得上,我的驾临!
……
而那时,
于御书房内,
燕皇打了个瞌睡。
魏公公在旁边,小心伺候着。
燕皇于睡梦中,
壹代家丁 當頭炮
忽然吐出三个字,
让魏公公吓得肝儿颤。
那三个字,
是:
“畜生,滚!”
——————
今天小区停了一天电,影响到码字了,我争取12点前还有一章,抱紧大家!